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身边好人 -> 正文
女子38年甘为伤残丈夫双眼 演绎美好爱情
新华社  2017-11-06

  新华社南宁11月5日电 题:女子38年甘为伤残丈夫双眼 相濡以沫演绎美好爱情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唐荣桂

  在广西全州县城的一个小区,经常可以看见一对花甲夫妻手牵着手在院内散步。妻子在前面牵着丈夫的手引路,戴着墨镜的丈夫紧紧跟在后面。

  丈夫名叫廖华,是一级伤残军人、二等功奖章获得者,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他不幸失去了双眼和左腿。妻子名叫唐龙英,廖华的高中同学,38年前,她毅然化作廖华的双眼和拐杖,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一片爱的天空。夫妻二人相濡以沫,风雨中演绎了一段美好的爱情。

  青涩的爱恋:爱情的种子在心中生根发芽

  “当时她是学校的宣传队队长,长得漂亮,爱唱爱跳,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用现在的话说是‘校花’。”回忆起高中时的唐龙英,廖华不禁脸红了。

  1974年,廖华和唐龙英在全州县石塘镇高中上学。相比外向大方的唐龙英,当时的廖华羞涩地像个小孩,“遇到女生远远就避开走”。

  廖华自小酷爱读书,英俊高大的他是篮球场上的健将。成绩较差的唐龙英开始默默关注廖华,对这个成绩优异的小伙产生了好感,作为班级团支书的她,介绍廖华加入了共青团。同学和老师拿他们开玩笑,笑说他们是一对。

  1975年,他们高中毕业,准备各自回家务农。在分别的岔路口,他们以为可能再也不会相见。大胆的唐龙英提出互换照片,于是廖华给了唐龙英一张生活照,唐龙英答应冲洗后寄给廖华,自此二人开始书信往来,好感不断加强。

  好男儿志在四方。1977年,廖华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到部队后,他们的通信更加频繁,在信中他们互诉近况,相互勉励。“虽没有明说,但心里早已把对方当作恋人。”廖华说。

  吃苦耐劳、聪敏好学的廖华在部队快速成长,进入教导队培训,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唐龙英说,当时她参加高考落榜,看到不断进步的廖华感到了自卑,于是写信道:“你那么优秀,有其他合适的人也可以交往”。廖华回信坚决回绝,表示绝对不找其他人。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廖华奔赴战场。

  携手前行走过38年风风雨雨

  身为班长、代排长的廖华冲锋陷阵,多次出色完成作战任务,荣获个人二等功奖章,并拟提拔为连队副指导员。然而,立功的喜悦没持续多久,在部队换防准备撤出前线时,他不幸触雷,血染疆土。

  在医院昏迷14天,廖华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双眼被摘除,左腿被高位截肢,身上遍布弹片……前途无限的青年,转眼间成了一级伤残。“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甚至偷偷藏了一把安眠药,想一死了之。”廖华说。

  廖华负伤的消息传到家乡,唐龙英心急如焚,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急忙赶到昆明的医院。再次见面的场景吓了她一跳:之前英俊的“兵哥哥”双眼凹陷,只剩单腿,意志消沉……

  “其实出发去昆明时我的内心已经做好决定。”唐龙英决定留下来,用爱抚慰恋人破碎的心,让他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

  唐龙英陪伴在廖华的身边,照顾他的起居,给他读报,为他讲家乡的趣事,廖华伤情一步步好转,遍布阴霾的脸上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笑容。就在这时,亲人一封用红笔写的“劝诫信”送到了唐龙英手中:“不要感情用事做出糊涂决定而落得众叛亲离。”唐龙英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廖华为国家付出这么多,我付出点爱算什么。”

  1980年,没有婚纱,没有戒指,廖华和唐龙英在部队的帐篷里结婚。婚后不久,廖华复员回到全州县城,没有住房,夫妻二人就寄居在敬老院中,没有工作,唐龙英就四处打零工。晚上缝衣服,白天挑到各乡镇的集市上卖,经常走到脚上满是血泡。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把这个家搞好。”唐龙英承担起家庭的重任,牵着爱人的手在风雨中前行。1981年和1984年,两个儿子先后降临到他们身边。在组织的关心下,1987年,唐龙英被安排到县五金公司上班,家庭经济状况有了缓解。

  唐龙英回忆道,后来五金公司变得不景气,她只好承包一个柜台,为了省卸车费,一卡车货经常一个人卸到凌晨。早上送儿子上学后又去上班,中午再去接儿子吃午饭,里里外外的事忙得她像个陀螺。

  看着逐渐走出阴霾的丈夫和茁壮成长的儿子,小日子在两口子的精心经营下越过越好,唐龙英累并快乐着。

  爱情保鲜秘籍:夫妻间互相体贴

  “那时年轻,也没觉得有多苦。”谈及过往的困难,唐龙英轻轻一说,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唐龙英说,生活艰苦,两口子更要好好相处,恩恩爱爱,这样肉体上虽然苦点,但精神上感觉很幸福。

  当被问及爱情保鲜的秘籍,唐龙英认为这在于夫妻间互相体贴。廖华深知她在外奔波的不易,家务尽可能自己做,在家摸索着做饭、洗衣、扫地,减轻她的负担。绊倒了,忍痛爬起来;被热水烫伤了,用嘴吸一吸。生活虽然困苦,但夫妻俩相互支撑,小日子充满爱意。

  唐龙英说,经济困难时,一家人省吃俭用,买的菜很有限,廖华舍不得多吃,总是给她留着。年幼的儿子对别人说“爸爸最爱喝米粉汤”,粉先让给唐龙英吃。

  廖华脸上曾取出38块弹片,至今还有弹片留在身上,旧伤经常隐隐作痛,有时深夜痛到睡不着,但他怕影响唐龙英休息,硬是咬牙攥着床单不作声。唐龙英心疼地说:“我又不能替你痛,你就喊两声吧,喊出来好受点!”

  2003年,唐龙英生病住院,留下廖华和儿子在家,一年下来,廖华骨瘦如柴。廖华担心妻子的病情,而唐龙英也担心万一治不好,廖华和幼小的儿子该怎么办。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今苦尽甘来,唐龙英已经退休,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儿子、媳妇都很孝顺,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越过越好。

 

责任编辑:杨立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