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身边好人 -> 正文
项东云:用生命播撒绿色云海
广西文明网  2018-09-21

用生命播撒绿色云海

——追记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项东云

  2015年,项东云(左二)在广西林科院向东盟国家林业产业发展与管理研修班学员介绍桉树苗木培育技术。 覃聪颖/摄

  他领军研究速丰林,他自己就像速丰林——用较短生命作出巨大贡献。

  他是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二级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桉树研究首席专家项东云。

  看那南疆绿色云海——

  用较短生命作出巨大贡献

  项东云不该走得这么早,那么多科研他正在做,那么多项目他还想做!

  项东云不该走得这么突然,每次离开医院,第二天他总是照常上班,怎么可能再也不回来了呢?

  仅仅一天前,从重症室转回普通病房,同事们前来探望,本来虚弱不堪的项东云立刻来了精神,牵挂的是桉树,过问的是科研。

  血库缺少自己急需补充的O型血,他只字不提。老同事心细,从医院得知情况,回来发到“职工群”,当晚就有26人自发报名献血,几乎所有符合条件的“O型血”都站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还没来得及上医院,却意外地收到噩耗:2018年7月28日凌晨5时54分,项东云走了,人生仅走过58年零7个月。

  巅峰之上栋梁之材倒下了。广西林业系统、中国林业科研界、世界桉树研究领域顷刻震动。中国林科院首席科学家白嘉雨评价:“他用较短生命完成了常人做不完的绿色伟业”;华南农业大学教授、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莫晓勇痛惜:“中国桉树界失去了一位栋梁帅才,失去了一位卓越科学家”;澳大利亚资深专家佩格隔洋缅怀:“当今广西的桉树人工林规模和相关林产工业的经济贡献,是他留给我们的丰富遗产。”挽文后面是长长的英文署名,一共26位。

  发自肺腑、动人心魄的长文短语,在网媒掌媒,在“群中圈中”,如雨水一般倾泻,像潮水那样涌流;含着泪水写,滴着泪水转,抹着泪水读,青山动容,绿树同悲!

  项东云35年如一日,毕生致力于桉树科学研究与技术推广,主持和主要参加完成科研项目60多项,获得国家和自治区奖励17项,是广西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他带领团队主持培育的最优桉树品种年平均蓄积生长量创造了我国林木人工杂交育种的新纪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世界东方造就了令人惊叹的绿色云海——速生丰产林。“十二五”以来,广西用森林总面积15%左右的林地种植桉树,年均生产木材近2000万立方米,约占全区70%、全国20%,成为中国最大木材产区。近年,广西桉树木材加工和制浆造纸业异军突起,年总产值超过1500亿元,成为广西林业的最大支柱。

  看那广西林业云端——

  燃尽智慧抢占科技制高点

  林木良种选育需要经历漫长岁月,一个周期多则数十年,少则以十年计。从事林业科研这个行当,可能耗费一生心血,还是选育不出一个良种。

  项东云恰恰选择这个专业。1983年大学毕业,他回到家乡广西国有东门林场,一头扎下最基层。未曾想,中澳技术合作东门桉树示范林项目正好实施,他一出校门就踏进林业科研国际合作前沿。

  从此,只要出门,项东云总是背着双肩包,候车候机、会前会后,甚至车上机上、餐前餐后,只要有可用的些许时间,他总要打开笔记本电脑,或处理业务, 或赶写材料,或查阅信息,或整理图文。大学毕业35年里,哪怕后来专家教授等头衔一再加冠、广西林科院院长职务一度在身,双肩包与他始终如影随形。逐渐地,双肩包与广西林科院科研人员成了“双胞胎”。大家都说,项教授的双肩包总是最重的、总是自己背。

  白天事务繁杂,项东云喜欢熬夜做研究。12层高的办公楼,最后灭灯的,十有八九是他那间办公室。周末和节假日,他呆的地方十有八九也是办公室。

  长年累月、夜以继日地超负荷工作,项东云严重透支了身体。2015年11月起,陆续出来的检查诊断结果令人难以置信:干劲似乎永远使不完的项东云,血管炎、心脏病、肾损害、肺损害、高血压、糖尿病、尿毒症、消化道出血等多病缠身,刚开始是吃药吊针,后来发展到每两天要进行一次血液透析。

  近3年时间里,项东云4次进了重症室,医院发过10次病危通知书。既不近视也不老花的他,视力急剧下降,看材料要用放大镜,看电脑要用大号字。后来放大镜也不起作用了,就叫同事们读给他听,自己再口授修改。同事们读着读着,常常眼泪就模糊了双眼。

  他对自己病情看得很轻,却把工作和事业看得很重。尽管手臂因透析扎针都鼓起了包,他却不顾领导、同事、家人劝说,特意安排周二、周四、周六到医院做透析,为的是每周多一个工作日上班;家在单位大院,食堂午饭后他回的却是办公室,更多时候中午根本没“下班”,就吃早上用保温饭盒带来的饺子……他越来越虚弱了,再没力气攀爬五层楼梯回家;他越来越感觉“快顶不住了”,暗自与死神争分夺秒“倒计时”工作。

  即便周身插满各种管子做着透析,也阻止不了项东云通过微信、QQ等指导、交流工作。一边是有形的鲜红血液在身体内外循环,一边是无形的科研信息在医院内外互动。同事们现在重读手机屏幕上的文图对话,无不泪光闪动、声音哽咽。

  尽管三天两头进医院,尽管曾在重症室熬过40天,项东云一回到岗位,立即恢复状态,一点不像病人,更不像一个忍受多种病痛煎熬、不知何日就会撒手人寰的危重病人!

  项东云领军选育的优良种源、家系和无性系,有27项通过了国家或自治区林木良种审定;他主持或主要参加制定国家行业标准或地方标准5项;主持或主要参与国家、自治区和国际合作科研项目60多项;参加编撰出版专著9部,国内外发表研究论文70余篇……如此丰硕的成果,是在35年科研生涯中完成的。

  看那人间不逝暖云——

  勤廉自律率先垂范带团队

  “海归”硕士梁星星忘不了:2016年中国-东盟博览会林业和林产品展期间,她检校一份中译英的种子引进协议,连夜加班到凌晨3时,自己感觉“还行”之后,才把文件发送给精通英语的项老师。次日早上一上班,项老师先是表扬她勤奋认真,接着又狠批她熬夜太晚,教导年青人不要透支生命。这时,对于长期透支生命的结果,他已经深切体会到了。

  他的学生任世奇博士也忘不了一件事:2012年3月,国家林业局项目申报截止日期临近,自己及其他年轻同事负责的材料未能按时完成。项老师没有半点责备,从学生辈手里一一接过“半成品”,温和地嘱咐“明早都来拿去打印”。第二天早晨,大家按时来取,只见他习惯性地冲泡一杯浓咖啡,告别又一个不眠夜。

  项教授搞科研之精益求精,做学问之追求完美,中国同事外国同行多有“领教”:推敲一个表述,核准一个数据,琢磨一个标点符号,或者调整一张表格使之不跨页,他时常折腾自己到深夜。

  项老师干事业之脚踏实地,做工作之身先士卒,学生们弟子们有口皆碑:上山进林,他总像民工一样亲自劳作,可以在大风中登上高梯攀上大树采集枝条,可以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砍劈枯木查找病因。

  项东云与妻子周维是大学同学,从结婚时起,9岁的妻妹就成了家庭一员,姐夫兼起“父亲”角色,从就学到就业都尽职尽责照料。妻子的专业本是木材采伐与运输,婚后“夫唱妻随”携手研究桉树,丈夫从此“亦师亦友”,一步步把妻子带成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儿子项舟洋考大学时,对专业选择拿不定主意,父亲一句“林业也是大有可为的”,让他坚定选择了浙江农林大学木材科学与工程专业。人称项家就是一条完整的林业产业链:自己研究育种种树,妻子学过采伐运输,儿子主攻木材加工——“一条龙”了!

  项东云一生淡泊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2010年10月,自治区林业厅将他从院长岗位调到保护处当调研员,8个月后他要求回林科院搞科研,尽管只能当副院长了,他毫不在意,愉快接受、愉快工作。

  项东云主创培育的桉树良种,让成千上万种植者经营者赚了钱,他却从未为自己育一株苗种一棵桉树。项东云持有享受高干病房的红本本,病重时却住普通病房。因治病用了很多自费药,单位打算组织捐款帮他减轻负担,项东云感激心领,却执意不给大家添麻烦,还主动按照病假规定扣减自己绩效工资。

  项东云近年在单位分管科研和财务等工作,广西林科院科研项目和经费翻番增长,仅2017年就获得新立项目115个,新增合同经费2.228亿元,相当于2016年约4倍。数以百计的科研项目,结题时全部通过验收;数以亿计的科研经费,均不存在不当使用。在例行审计和巡视中,广西林科院财务工作也无违反财经纪律问题。

  项东云的一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真实写照,用较短生命和极大贡献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把个人为之奋斗的科研梦融入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中。他留下的可贵精神和优良作风,将永远激励我们发奋工作、砥砺前行、勇攀高峰!(广西日报 谢彩文)

 

责任编辑:杨立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