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 正文
"广西作家与当代文学"研讨会举行 全国名家会聚一堂
广西文明网  2018-07-09

广西作家、评论家和上海以及全国名家合影 

  广西作家越来越受到当代文坛关注。1997年冬,东西、鬼子、李冯被称为“广西三剑客”,以他们为代表的广西作家群在中国文坛崛起。2015年秋,在北京,《南方文坛》又联合《文艺报》、广西作协,召开“广西后三剑客:田耳、朱山坡、光盘作品研讨会”。近日,“广西作家与当代文学”研讨会在上海复旦大学举行。来自全国的名家会聚一堂,对广西文坛现象进行了热烈点评。

  此次活动由复旦大学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南方文坛杂志社联合主办。活动召集人为王安忆、陈思和、白志繁和张燕玲。来自广西的代表东西、林白、田耳、凡一平、陈谦、映川、李约热、朱山坡、光盘、刘春、陶丽群、小昌参加了活动, 评论家有陈晓明、谢有顺、黄伟林、何言宏、郜元宝等人出席。

  评论家评价广西作家 

  有地方性、现实性、现代性 

  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中文系主任陈思和对广西作家的描述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林白一代、东西一代壮年作家力作不断,李约热、朱山坡等青年作家平地崛起,陈谦等海外华文作家影响日新,文脉不断,枝繁叶茂,成为当代文坛一道奇观。”

  王安忆表示比较关注广西作家。“对东西的作品很早注意了。朱山坡的文章最早发在天涯上,他叙事,讲故事的方式和其他作家不同。”她还特别力荐方言和地方戏曲,“广西有一种戏曲叫彩调,我小时候看过刘三姐的电影,觉得它的表现能力很强。”

  陈晓明关注广西作家多年,对广西作家写作状态比较了解。“过去就有关注广西作家,有一点令我吃惊,广西作家为什么取名‘广西三剑客’,说明他们一亮相文坛就来势汹汹,直击生活本质。广西作家给我非常强烈的印象,他们有非常鲜明的个性和共性,每一个人都非常奇怪,包括都爱取一些古怪的名字,敢于和这个世界做出区别,他们在追求一种生活的另类状态,他们的勇气是对待文学的方式”。同时,他指出,广西作家还有一点让他赞叹,“他们对文学很纯粹和虔诚。他们有一个特点:孕育苦难,书写苦难。他们在处理苦难的时候,总是把苦难的生活处理得生机勃勃,非常有魅力”。

  谢有顺认为广西作家群有强烈的地方性、现实性、现代性。像林白、映川、光盘写的都是当下发生的人物、群像,这种现实感可以看得出一个作家在这样的时代有着责任感。除了现实感,广西作家还是有一个特点是普遍有现代感,他们基本上写的不是老套的小说,广西的作家不甘心讲一个老实的传统的故事,他们也不按照传统现实主义美学来写。从叙事手法上讲,他们追求创新,叙事视角独特,每句话追求有独特的笔义、感受。

  广西作家放言 

  写作要挑战文学法则 

  东西谈到了广西作家的创作,“我在写作过程中经常想,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学法则?广西作家的写作是挑战文学法则的,每一次写作都有可能改变文学法则。如果我们的文学法则一成不变,永远用一个文学法则来要求创作,那文学就会变得越来越简单”。

  广西作家纷纷谈了各自的想法。从小在南宁长大的陈谦这些年写的小说里面的人物全部是广西人,“他们怎样去到美国,怎么在那里发展,承受的东西是什么,我的小说写的就是这个过程”。前几年刚调入广西工作的田耳发现自己身边有些广西人很淳朴,不善言辞。他认为,“孤独能给小说家永恒写作的动力。我从这些沉默而善良的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映川虽然断断续续在国外生活了十几年,有些人问她为什么从来不写国外的东西,她在当天的会上给出答案,“我确实从来没有想过写国外,一点没有这样的意识,我整个心思放在国内,特别是和广西有关联的作品上”。

  朱山坡在发言中提道,“曾经有人发出疑问过,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人能写好小说吗?刚才王安忆老师对方言的力荐,我心里真的很感动,很享受鼓励”。李约热在杂志社待了10年,现在被广西文联派到村里做扶贫工作,他非常关心村里的教育问题。李约热说,在乡村的这段时间听到很多老百姓给他讲述广西民间传说,带有广西地域的神秘性,这些是在办公室看稿子编稿子接触不到的,下乡以后鲜活的农村生活和经验对他而言是另一种体验,对写作会有帮助。(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记者 李宗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