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 正文
第八届中国韬奋出版奖获奖老编辑刘硕良回忆在广西奋斗史
南宁晚报  2021-10-11

  第八届中国韬奋出版奖获奖老编辑刘硕良回忆在广西奋斗史

  “我热爱广西,是广西人民哺育了我”

  年近九十的刘硕良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记者李宗文摄

  “唯好书是求,为好书而生。以出好书为根本,注重出版书籍的质量,明确是否具有社会影响力,能够产生一定的社会效应,是否促进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符合时代的潮流。”这是他出版书籍的标准。

  作为一位出版家,他打响了所在出版社的名号,由此,广西出版工作走出中国走向世界。2004年他获得第八届中国韬奋出版奖。如今,年近九十的他仍然在尝试新的事物、开拓新的天地,他就是刘硕良。

  记者近日在南宁见到刘硕良时,他回忆起往事历历在目。老人思维清晰,头脑清醒,从谈吐中能感受到这位出版界老编辑刻在骨子里的责任与担当。

  “是广西人民哺育了我”

  刘硕良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他从小爱读书,文字对他来说有种难言的魅力。他读过很多书,能找到的文学经典都被他翻烂了。少年时代,刘硕良常去借阅书籍,流连最多的还是外国名著。中西方文化的历史根基不同,文章的语言和风格差别很大,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让刘硕良阅读兴趣更加浓烈。从小喜爱阅读的经历给他往后的写作打下了坚实基础,他对文字的敏感性也逐渐培养了起来。

  除了喜好读书,刘硕良还是一个勤奋好学的人。他从小便保持优异的成绩,1946年就读于长沙清华中学。长沙清华中学是清华大学校友在外地创办的三所清华中学之一,老师大多是清华学子,他们不仅学识渊博,还很擅长学校管理,注重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培养学生自由、民主的观念。刘硕良在这样的氛围中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刘硕良并不是只会读书,他在学校里参加过游行,办过墙报,参与组织过民众夜校,还当过学生会学术部长,他的组织能力、领导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都得到了锻炼,不少老师都很赞赏他,称他为学生里的“好苗子”。

  1949年9月,刘硕良在湖南新闻干部训练班学习期间调入广西工作,后到广西日报工作。刘硕良担任过记者站站长、副刊部主任等职位,1956年后开始担任编委。在广西日报工作的日子,刘硕良兢兢业业,报道过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广西第一届工业展览会等重大事件,采访足迹遍布桂东北、桂西北、桂东南等地。长年奔波采访,他并不觉得辛苦。他说,“我要回报党的培养教育和关怀,无论何时都认真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

  谈到刚来广西工作的感想,刘硕良感慨地说:“我刚到广西的时候才17岁,对新的环境充满了陌生感,掌握的知识也有限,是广西当地的干部群众支持、帮助、教育了我。我热爱广西这片土地,热爱广西人民,是广西人民哺育了我。”

  打开接触国外优秀读物“阅读之窗”

  1980年,刘硕良进入广西人民出版社,并参与漓江出版社的组建,成为漓江出版社主要创始人之一。

  20世纪70年代,我国出版的外国文学作品不多。在当时的环境下,外国文学的读者基础较薄弱,市场效果也难以预估。踏足外国文学出版这一领域是一件极具风险的事。但刘硕良考虑得更多的是读者的阅读需求,他希望能够打开一扇“阅读之窗”,让国内的读者更多地接触国外的优秀读物。

  刘硕良认为出版外国文学作品是中西方文化碰撞的必然结果,“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在世界上发展都避免不了与外界产生关系。我们应该在文化碰撞中不断强化自身,壮大自己,继续往前进。应以积极客观理性的态度对待中西方文化,对待外国文学作品。我归纳为四个词‘了解、尊重、消化、坚守’”。

  1983年,刘硕良所主编的首批“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出版,很快便引起各界关注并拿下不少奖项。国家新闻出版署将“诺丛”列入全国重点出版规划,并在首届外国文学图书评奖中将其已出的三种书籍评为一等奖。“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的出版,成功打响了漓江出版社的名号,广西的出版工作也成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初,漓江版外国文学图书曾与人民文学、上海译文两大出版社一起成为当时中国出版外国文学作品的主要阵地。

  实际的荣誉来自读者的认可

  刘硕良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他总是在不断地尝试新的事物、不断开辟新的天地,也在不断地创造一个又一个无法复制的出版界荣誉。之后,刘硕良又踏入杂志出版领域,于1995年担任杂志《出版广角》主编;2001年远赴云南,担任云南教育出版社顾问、《人与自然》月刊及同名文库主编,主编的《人与自然》同样获得了成功,他编辑出版的《我的野生动物朋友》成为当年的畅销书。

  无论在哪个领域,刘硕良总能以独到的眼光、开阔的视野以及强大的出版资源整合组织能力,将出版工作做得风生水起。他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认可,他为出版事业做出的卓越贡献也得到了国家的肯定和嘉奖,2004年刘硕良获得第八届中国韬奋出版奖。

  回想起获得中国韬奋出版奖的那一刻,刘硕良说:“我在从事出版工作时始终牢记韬奋先生‘竭诚为读者服务’的理念。我是为读者服务的,只有我编辑出版的书籍体现文化价值、社会价值,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才能说我是一个成功的出版家。”

  每每谈到取得的荣誉,刘硕良常挂在嘴边的是读者。“荣誉固然重要,但这只是表面的,让我开心的是读者认可我,喜欢我编辑出版的书籍。”他表示,作为一名编辑、出版家,最大的荣誉就是自己能够活在广大读者心中,编辑出版的书能够在广大读者和文学界中产生久远的影响。他始终坚持把读者的阅读感受和出版的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以出好书为根本,注重出版书籍的质量,明确是否具有社会影响力,能够产生一定的社会效应,是否促进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符合时代的潮流,这是我出版书籍的标准”。

  出版精品记录祖国发展变化

  如今,刘硕良虽然年岁已高,但他依旧痴迷于出版事业。近年,他精心编著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和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重点图书——《春潮漫卷书香永——开放声中书人书事书信选》,将祖国改革开放以来出版事业的变动、读者的阅读习惯变化等以788封书信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春潮漫卷书香永——开放声中书人书事书信选》取材主要来自中国社科院外文所和中国译协领导人来信,英语、法语、俄语等多种语种文学译著者来信,作家评论家和媒体人来信,出版界和相关人士来信以及众多读者来信。这么多年来,这些书信一直跟随他辗转不同的地方。对他来说,这些珍藏的书信更像是情感和交流的载体。每每重读信件,他便觉得像是老朋友在真挚地与他交谈,“不管是褒是贬,抑或冀望与讨论,信中字里行间都流露着真情,映照出岁月的印痕,也可以说是时代的记忆、历史的碎片,是一部‘活的历史’。过去的年代越久就越显得珍贵”。

  刘硕良表示,很高兴在晚年将这些书信公开,同时也希望这本书能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希望大家通过阅读这本书,了解时代斑驳悠长的投影,感受原生态书人书事的美丽温馨。多阅读书中的书信,了解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变化,了解不尽风光在读者中”。

  采访最后,让记者惊讶的是,刘硕良还在积极准备出版新著。显然,他的脚步依旧稳步向前,这与岁月无关。(来源:南宁晚报 记者:李宗文 实习生:赵霞 文/图)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