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明创建 -> 正文
80岁老人何平著书140万言 只为保护“桂林话”
广西文明网  2017-09-15

  核心提示:已经80岁、头发花白的何平老人从2002年开始,尝试着写一部有关桂林方言的书。“开始以为很简单,让我没料到的是,这一写就写了15年,比‘十年磨一剑’还要久得多。” 

厚达一尺多,140万言的《桂林话》手稿。

  历时15年,80岁老人写成140万字的“桂林话”方言书 

  已经80岁、头发花白的何平老人从2002年开始,尝试着写一部有关桂林方言的书。“开始以为很简单,让我没料到的是,这一写就写了15年,比‘十年磨一剑’还要久得多。”9月12日下午,在三多路口何平的家中,他指着厚厚的16本《桂林话》书稿笑着对记者说。

  记者翻开书稿一看,每一个本子都密密麻麻、一笔一画地写满桂林话,后面都是注释。不仅是桂林的方言,还涉及与桂林有关的名人、俚语、顺口溜,都一概不漏地收录进来,约36000条,仿佛是一本桂林的百科全书。

为写作《桂林话》,何平双手磨出了茧子。

  记者随便翻开一本,里面的桂林方言俗语让记者既熟悉又陌生。像“好耍”“认生”“刮油水”这些词,现在的桂林人还经常挂在口头,但是“丽五”“丽六”“甜水”这些词就让人觉得有点云里雾里了。

  “丽五是形容漂亮的女孩,丽六说的是帅哥。至于甜水可不是糖水,是表示满意的意思。打嘣是亲嘴的意思。这些词都是老桂林人常说的,但是到了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懂了。这些可都是桂林的传统文化,应该流传下来。”何平说。

  何平与方言专家、广西师范大学教授刘村汉讨论书稿中的一些问题。

  除了收录桂林的方言,何平书稿中收录的桂林俗语、俚语、歇后语、惯用语等等,也诙谐有趣,蛮有味道。比如有一首桂林方言顺口溜:

  “花公鸡,尾巴长,讨了老婆不养娘。老婆要吃鸡,半夜克赶圩。老娘要吃茶,懒得烧来懒得拿。”

  书稿中还收录了历史文化名人,老商店,老地名,古街道名,风景名胜等。何平给记者讲起了桂林从“一”到“十”的地名:驿门前(驿前街)、二江口(伏波山对面,漓江和小东江的分叉口)、三里店、泗洲湾、五岳观(在文明路)、六狮洲、七星岩、八角塘、九娘庙、十字街。如今,这些地名有的已经消失,年轻人都不知道了。

  为传承桂林地方文化,何平进行了抢救式的发掘和写作。从黑发写到白头,用完上千支笔芯。

  一个老人是如何写起这么一部大书的? 

  何平告诉记者,大学时候他学的是表演专业,工作后也当过话剧演员,因场地对语言比较敏感,也很感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会讲桂林话的人越来越少了,连自己的爱人、孙子等家人对很多桂林话都不懂。为此,他感到十分遗憾。况且,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桂林,地处桂北,与湘、黔等省相邻,是多种语言文化的交汇地,却没有一部自己的方言专著,而像相邻的柳州都有《柳州方言》。于是,他逐渐萌生了写一部有关桂林方言的书的想法,对桂林方言进行抢救式的发掘。

  何平本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桂林人,又是学话剧出身的,写本地方言的书,不过是把生活中的方言记录下来罢了,不会太难。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搜集内容的不断增多,这一写就是15年,从黑头发写成了白头发。

  在写作中,何平不仅根据自己对桂林方言的积累、理解编写,还经常跑到街头巷尾和桂林老人聊天,进行搜集整理,将他们说的原汁原味的桂林方言一词一句记录下来。

  不仅如此,何平还跑到桂林的多个县区,到处去收集方言。比如,“撂”这个字,在荔浦、平乐一带有特别的含义。何平问了好些人,查阅了《康熙字典》、《辞海》等九种工具书,还是感到不准确。于是他又坐班车到荔浦,村头巷尾,四处访问,第三天在河边的一间木屋中,才从一位年逾九旬的老纤工的口中,得到了准确的诠释。

  为了写作,何平几乎到了痴迷的状态。他身旁随时放着《现代汉语词典》、《新华字典》等辞书,想起来就随时查阅和写作;每天写作七八个小时不算,甚至半夜三四点钟起来解手,想起某个方言也随时记下来;甚至大年三十,全家人在看春节联欢晚会,他还在写……

何平向记者展示一笔一画写成的《桂林话》手稿。

  写这本方言著作,何平都是拿着签字笔一笔一画地写。时间长了,笔芯都是一盒一盒地买,写过的笔芯超过上千支,双手磨出了厚厚的茧子。

  “写这部书,赚不了钱,而且吃力不讨好,我就是想把这些方言和传统文化保留下来。”如今,何平正在跟出版社沟通洽谈,希望书籍尽快出版,为保护桂林方言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来源: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记者 景碧锋)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