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明时评 -> 正文
托老所进社区不因受阻而放弃
广西新闻网  2017-09-21

  前不久,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万裕龙庭水岸小区二期业主杨木有些犯愁,他花95万元买了房子,房子快要交付时,楼下突然多了一个托老所。一些业主的担忧是,托老所可能会给业主们的正常生活带来影响。南京市江宁区民政局福善科科长李会霞表示,建设嵌入式养老机构,有利于老人在熟悉的环境养老,也方便子女探望老人,可以为小区的居民带来养老便利。但居民们普遍对社区机构养老有误解,认为社区内的养老院会侵占业主的生活空间,对业主生活造成影响,而要让业主观念发生改变,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事实上,社区办托老所遭业主反对,并非这一例。去年,南京市鼓楼区的聚福园小区内建设包含养老功能的社区服务中心,也遭到了业主们的抵制。(9月19日《中国青年报》)

  因居民强烈反对托老所进社区,导致托老所项目建设停滞,除南京之外,报道显示,类似案例在全国范围内也频频发生。2014年,重庆天骄城小区开办迷你养老所,遭到130户业主中的122户反对;2016年10月,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南部的怡海星城老年公寓项目刚刚启动,便遭到小区居民抵制,大部分居民都反对将托老所建进小区;2016年10月,长沙市芙蓉区东岸城邦小区,一些业主明确反对在架空层修建养老院,白底黑字的横幅上写着“反对建养老院”“全体业主维权到底”等字样。2016年,海南普亲养老服务公司与海口市民政局合作的海口白龙北路金景·帝豪养老中心项目,因为业主反对,僵持3个月不曾动工。

  坊间有句话“愿食幼儿之口,不吃老人之手”,意思再明了不过,吃幼儿嘴边的“剩饭”,很多人并不觉得有问题,但对老人却未必如此。很多社区居民以“经常死人”等各种理由对托老所进小区加以抵制,不仅托老所难以进社区,而且也影响整个社会的养老产业发展。

  常言说“故土难离”。将社区“托老”和居家养老融合在一起,利于老人的身心健康,是未来养老机构发展的大势所趋。如果将养老机构与居民社区完全隔离,甚至像以往某些农村乡镇那样,将养老机构设立在远离“人烟”的偏僻之处,不仅是对老年群体的不尊重,且有悖尊老敬老的传统。

  显然,托老所进社区不能因受阻而放弃,但在规划布局上确实也需要顾及小区居民的感受。托老所进社区,既要体现托老所融入居民社区的人性化,又要让托老所与社区保持相应的距离和相对的封闭性,避免因为过度融合给社区居民正常生活带来影响和不适感。因此,托老所进社区,既要强调融合又要保持相对独立,尽可能避免由此给社区居民生活造成影响。

  笔者建议,就社区建托老所,相关方应进行科学规划:如利用小区内现有的平房设施,这样既便于老人活动,又能与楼房居民保持一定距离。同时完善管理,将托老所老人与社区居民和谐相融的成功经验和模式,对广大住户进行普及,让社区居民感受到此法可行。总之,“要想欢、老少参”,托老所进社区,既有利于老人晚年幸福,也同样能给社区居民带来欢乐。托老所能否走进社区,我们未来能否在长期生活和熟悉的环境中安享晚年,取决于今天我们对托老所进社区的态度。毕竟他们的今天也就是我们的明天。这一点共识,需要及早认同。(朱永华)

 

责任编辑:杨立君

相关链接